當前位置:主頁 > 業界動態 > 科技 > 正文

華為“棄美”背后:美國激怒了任正非

來源:艾瑞網 2013-04-28

 “在運營商業務方面,華為未來的主要增長市場是發達國家地區,但不包括美國。”就是這句話引發了關于“華為放棄美國市場”的各種誤讀。
 
  幾年前,我曾經寫過一篇《華為就是唐僧肉》的文章,華為的新聞永遠是熱門話題,在各種傳播中,華為被猜測、被誤讀甚至被曲解都已經成為習慣了。
 
  筆者不是華為的代言人,只是就我所了解的華為事實說一點我的看法,試圖給大家呈現一個解讀華為的新角度。你們隨便感受下,不同意的話可以質疑我。
 
  眾所周知,華為被美國電信市場拒之門外已有12年,所以華為輪值CEO成員、高級副總裁徐直軍在2013華為分析師大會上這句“但不包括美國”就被媒體解讀成了放棄美國市場。
 
  美國市場之大,差不多可以媲美半個歐洲市場,華為斷然是不可能放棄的。但苦戰數年屢攻不下之后,華為早已經開始轉變戰術打法。
 
  關于華為為何不得美國其門,國內媒體在各種有關地緣政治、國家安全、商業利益諸多分析中,有一點是大家談得比較少的,就是華為的神秘化。
 
  西方媒體,尤其是美國主流媒體一談到華為,必然要與“神秘”二字扯到一起,對,大家要注意這個細節,這就是美國人的思維方式。
 
  地緣政治、國家安全、商業利益的這些分析都對,但除了國家安全這一點,華為還能辯駁一番之外,其它兩個因素都是華為無力左右的。
 
  認清這一事實之后,華為開始著力在去神秘化一事下功夫。2010年,華為首次公開了董事會成員的個人信息,并在隨后定期發布財報。從這時起,華為的行事風格已經開始有所轉變,更公開透明。
 
  但一向神秘慣了的華為,其步調還是有慢。去年10月,美國眾議院常設特別情報委員會發布的報告再一次狙擊華為,這件事更大地觸動、也可以說“激怒”了任正非。
 
  據華為內部人士透露,任正非當時在內部會議上表示,對美國市場,華為更要進入,但華為的策略必須調整。
 
  某種意義上,征服美國市場,反而成了任正非更大的目標和動力。從去年10月美國眾議院報告一事的華為反應態度上也可以看得出來,華為罕見地強硬了。
 
  當時,華為發言人公開稱,這一報告本質是阻止中國企業進入美國市場,充滿了傳聞和臆測。這種表態,在過去華為與美國多次的交鋒中很少見。
 
  2007年,華為聯合私募投資公司貝恩資本競購網絡公司3Com一事,被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以安全名義拒絕;2010年,華為計劃收購摩托羅拉的無線網絡業務,并聘請顧問游說美國政府。但最終美國政府仍以“國家安全”為由,拒絕此交易。
 
  面對這些拒絕,華為從未公開表態過。2012年時,華為不僅開始強硬,而且運用起了新戰術。
 
  這新戰術本質其實很簡單,那就是“我要讓你看到,你拒絕我,那是你的損失。”這不足為奇,甚至華為攻克新市場一直憑借的就是產品的差異化、對客戶的服務。但這戰術對華為而言仍是“新”,因為新在公開透明而且高調。
 
  舉例來說,從美國眾議院的報告一事后,華為更多地開放,并爭取國際話語權。據悉,去年底,任正非特意拜訪了英國政府相關人士。其實進入英國電信市場,只與英國的電信運營商相談就夠了,而且華為一直以來也是這么做的。但這次不同,任正非特意拜會了政府人士,目標就是要擴大自己的影響力,并增加華為參加公眾事務的能力。
 
  與政府級人士的見面,公眾可能不知情,華為也沒有公開宣傳,但美國政府相關人士一定知道,你懂的。
 
  能給英國的電信業帶來性價比更優的產品,能讓英國老百姓體驗更好的電信服務,能讓英國的政客因此得到更多民眾的歡迎,OK,美國政客,你要怎么想?
 
  影響力,就在一點一滴中。華為經過美國市場的12年苦戰之后,現在心態變得更從容,顯得更大氣,也更有招了。
 
  前不久的另一則新聞也引發了關注,那就是《紐約時報》發表的《華為高調尋覓任正非接班人》一文,雖然文中仍有“華為比現在還要神秘,任正非是個一個苛刻的公司老板,在公司內部事務上擁有絕對的生殺大權”之類的話,但這文章的主調是“華為正像美國企業一樣,對管理層進行分權,包括公開、高調物色接班人。對于這家頗具神秘色彩的中國電信設備廠商而言,此舉確實非同尋常。”
 
  《紐約時報》,這是美國最主流的報紙,這樣的論調必然會傳遞到更多的美國主流人士那里。這個論調也被稱為“改變、國際化”,OK,這是一次華為的主動傳播。無須多言,這一次傳播達到了目的。甚至在任正非和華為更智慧的戰術之下,類似的傳播應該會越來越多。
 
  華為對美國市場的野心很大,但心態更從容了,甚至開始下一盤更大的棋。不爭一時之長短,甚至不爭一時之市場,哪怕最后只爭一口氣,對,這才是任正非,他要的是征服美國人。
 
  據悉,曾經參與了美國聽證會的、負責美國業務的華為高級副總裁丁少華已于近日回國,他的繼任者還沒有確定。這并不奇怪,能征戰美國這樣的市場,還需要華為務色更強有力的人選。我也跟華為北美研究所的人交流過,很多事情的處理上,丁少華并不能被認可。
 
  如2011年時任華為CMO的余承東對美國市場的反思:“在北美市場,華為的重視程度不夠。在早期受政治因素影響相對較小的時候,華為沒有抓住寶貴的時間點,沒有派能力很強的人去拓展市場。如果當時我們抓住了機會,我們現在可能已經成了北美的主要供應商,很多問題反而好解決了,后來,當華為在規模上變大,已經引起關注之后,再想進入就比較困難了。”
 
  既然時間點錯過了,人選更要斟酌,甚至這個人要和任正非在同一個思路上才行。
 
  華為越來越開放,比如在2013巴塞羅那MWC大會上,華為兩位高層首次接受了西方媒體的采訪,開始與西方媒體近距離接觸,而此前都是發布會式的提問。關于任正非尋找接班人這個信息,則是華為輪值CEO和副董事長胡厚崑在巴黎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的。
 
  華為的海外公關和宣傳都已經大有提升。
 
  事實上,任正非本人也早已更加親“民”,2012年的MWC大會期間,任正非把我當成了客戶,甚至主動與我合影。雖然為客戶服務一直是華為的核心宗旨,但能服務到“合影”的層面,任正非其實也在變化,甚至向華為內部人士傳遞“親民”的信號。
 
  以今天華為的智慧,我另有某種猜測:以模棱兩可的語言,讓媒體誤讀為“華為放棄美國市場”,也可能是華為以退為進的新公關戰略。有時,拒絕反而卻收到奇效。
 
  華為多年的發展歷程中可以看到,華為以及任正非的戰略歷來是:水無定勢,水無定形,順水而行,順勢而為。也正因為如此,華為才走到今天,全球電信市場第二名,僅差第一名愛立信一點點。
 
  美國市場是華為的癥結,更是任正非的痛點所在,就算“不蒸饅頭爭口氣”,華為都不會放棄。
 
  但最后還要多說一句,希望華為不僅僅是為了進入曲線進入美國市場,才變得開放透明,這不應該只是華為的新戰術,而是希望華為真的公開透明,從而成為中國企業的代表,成為真正的國際化大公司。

上一篇:富士康陷蘋果退貨危機 代工模式遭挑戰

下一篇:工信部擬將新型業務納入監管 不干預微信收費

相關閱讀:

  • 金融
  • 電商
  • 科技

聯系我們

  • 電話:0755-26979379 010-87973225
  • 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西二環南濱河路27號7號樓貴都國際中心12-13層

北京寶潤興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浙江6+1开奖结果20036期